• ISSN 1008-505X
  • CN 11-3996/S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西部地区紫色土近30年来土壤肥力与生产力演变趋势分析

王齐齐 徐虎 马常宝 薛彦东 王传杰 徐明岗 张文菊

引用本文:
Citation:

西部地区紫色土近30年来土壤肥力与生产力演变趋势分析

    作者简介: 王齐齐 E-mail: wqq4124@163.com;
    通讯作者: 张文菊, E-mail:zhangwenju01@caas.cn

Change of soil fertility and productivity of purple soil in Western China in recent 30 years

    Corresponding author: ZHANG Wen-ju, E-mail:zhangwenju01@caas.cn
  • 摘要: 【目的】 紫色土在我国分布范围广泛,面积约1889 × 104 hm2,近年来紫色土面临着土壤肥力和质量下降等问题。本研究以我国西部地区的8个紫色土长期定位试验监测点为对象,对近30年来紫色土的养分和生产力数据进行分析,以期探明农民长期常规施肥管理模式下紫色土肥力的演变特征,为土壤养分的管理和可持续利用提供科学性的指导。 【方法】 利用时间趋势分析和中值分析的方法,分别总结了紫色土土壤有机质 (SOM)、全氮 (TN)、有效磷 (AP)、速效钾 (AK)、pH、碳氮比以及小麦、玉米、甘薯产量在不同监测阶段的演变特征和总体变化趋势,分析了紫色土常规施肥管理模式下土壤养分和作物产量的变化趋势;运用主成分分析和冗余分析方法,分别对上述6个肥力因子和三种作物产量进行分析,探究了紫色土土壤肥力的主要贡献因子和紫色土作物产量的主要影响因子。 【结果】 与初始监测阶段相比,29年常规施肥下紫色土有机质和全氮含量无显著变化,但有效磷和速效钾含量均以不同程度增加。土壤有效磷含量在 2011—2016 监测阶段的平均值为15.34 mg/kg,比初始监测阶段 (6.10 mg/kg) 显著提高了151.4%;土壤速效钾含量在 2011—2016 年的平均值比初始监测阶段 (1988—1992年) 增加了17.23 mg/kg (提高了23.1%)。29年常规施肥管理模式下紫色土pH呈现显著的下降趋势,比初始监测阶段降低了0.24个单位。主成分分析结果表明,紫色土土壤肥力的两个决定因子是土壤有效磷和速效钾,主要障碍因素是较低的土壤全氮和有机质含量。冗余分析结果表明,影响紫色土整体作物产量的主要环境因子分别为土壤pH、有效磷和有机质含量。对小麦产量影响最大的肥力因子为土壤pH,对玉米产量影响最大的肥力因子为土壤有效磷,对甘薯产量影响最大的肥力因子为土壤速效钾。 【结论】 近29年来,在常规施肥管理模式下土壤有效磷和有效钾含量显著上升,一方面提高了玉米、甘薯生产力,但却导致了养分的不平衡,紫色土全氮含量和pH出现了下降,导致小麦产量出现下降风险。紫色土肥力的障碍因子是较低的土壤全氮和有机质含量。所以农民常规施肥不利于紫色土的培肥,应该注重平衡施肥,增施有机肥,在提高土壤磷和钾有效性的同时,保持土壤全氮和有机质的平衡。
  • 图 1  紫色土常规施肥下土壤养分含量变化趋势

    Figure 1.  Trends of soil nutrients content under conventional fertilization in purple soil

    图 2  紫色土常规施肥下作物产量变化趋势

    Figure 2.  Trends of yield of crop under conventional fertilization in purple soil

    图 3  紫色土常规施肥下作物产量地力贡献系数变化趋势

    Figure 3.  Trends of contribution coefficient of soil fertility to crop yield under conventional fertilization in purple soil

    图 4  紫色土肥力主成分分析(a)和生产力冗余分析(b)

    Figure 4.  Principal component analysis of fertility (a) and redundancy analysis of crop yield (b) in purple soil

    表 1  监测点基本概况

    Table 1.  General information of monitoring sites

    序号
    Order
    监测地点
    Monitoring location
    土壤类型
    Soil type
    种植制度
    Cropping system
    监测年限 (a)
    Monitoring time
    海拔 (m)
    Altitude
    地力水平
    Fertility level
    1 重庆市
    Chongqing
    石灰性紫色土
    Calcareous purple soil
    小麦−玉米−薯
    Wheat−Maize−Sweet potato
    8 400
    Low
    2 重庆市
    Chongqing
    石灰性紫色土
    Calcareous purple soil
    小麦−玉米−薯
    Wheat−Maize−Sweet potato
    19 350
    Middle
    3 重庆市
    Chongqing
    中性紫色土
    Neutral purple soil
    小麦−玉米−薯
    Wheat−Maize−Sweet potato
    19 260
    Low
    4 四川省南充市
    Nanchong, Sichuan
    石灰性紫色土
    Calcareous purple soil
    小麦−玉米−薯
    Wheat−Maize−Sweet potato
    23 421
    Low
    5 四川省南充市
    Nanchong, Sichuan
    石灰性紫色土
    Calcareous purple soil
    小麦−薯
    Wheat−Sweet potato
    20 392
    Low
    6 四川省德阳市
    Deyang, Sichuan
    石灰性紫色土
    Calcareous purple soil
    小麦−玉米−薯
    Wheat−Maize−Sweet potato
    29 352
    Low
    7 四川省德阳市
    Deyang, Sichuan
    石灰性紫色土
    Calcareous purple soil
    小麦−玉米−薯
    Wheat−Maize−Sweet potato
    29 383
    Middle
    8 陕西省商洛市
    Shangluo, Shaanxi
    石灰性紫色土
    Calcareous purple soil
    小麦−玉米
    Wheat−Maize
    3 680
    Middle
    下载: 导出CSV
  • [1] 全国土壤普查办公室. 中国土壤[M]. 北京: 中国农业出版社, 1998.
    National Soil Census Office. Soil of China[M]. Beijing: Chinese Agriculture Press, 1998.
    [2] 张凤荣, 土壤地理学[M]. 北京: 中国农业出版社, 2002.
    Zhang F R. Soil geography[M]. Beijing: Chinese Agriculture Press, 2002.
    [3] He X B, BaoY H, Han H W, et al. Tillage pedogenesis of purple soils in southwestern China[J]. Journal of Mountain Science, 2009, 6(2): 205–210 doi: 10.1007/s11629-009-1038-y
    [4] 唐时嘉, 孙德江, 罗有芳, 等. 四川盆地紫色土肥力与母质特性的关系[J]. 土壤学报, 1984, 21(2): 123–133
    Tang S J, Sun D J, Luo Y F, et al. Relationship between fertility and parent material characteristics of purple soil in Sichuan Basin[J]. Acta Pedologica Sinica, 1984, 21(2): 123–133
    [5] Xu Y M, Liu H, Zhang W J, et al. Changes in organic carbon index of grey desert soil in Northwest China after long-term fertilization[J]. Journal of Integrative Agriculture, 2014, 13: 554–561 doi: 10.1016/S2095-3119(13)60712-1
    [6] Fan H Z, Chen Q R, Zhang W J, et al. Soil carbon sequestration under long-term rice-based cropping systems of purple soil in Southwest China[J]. Journal of Integrative Agriculture, 2015, 14(12): 2417–2425 doi: 10.1016/S2095-3119(15)61225-4
    [7] Zhang W J, Xu M G, Wang B R, et al. Soil organic carbon, total nitrogen and grain yields under long-term fertilizations in the upland red soil of southern China[J]. Nutrient Cycling in Agroecosystems, 2009, 84: 59–69 doi: 10.1007/s10705-008-9226-7
    [8] Gu Y F, Zhang X P, Tu S H, et al. Soil microbial biomass, crop yields, and bacterial community structure as affected by long-term fertilizer treatments under wheat-rice cropping[J]. European Journal of Soil Biology, 2009, 45: 239–246 doi: 10.1016/j.ejsobi.2009.02.005
    [9] 南京农业大学. 土壤农化分析(第2版)[M]. 北京: 农业出版社, 1981.
    Nanjing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Soil and agricultural chemistry analysis[M]. Beijing: Agricultural Press, 1981.
    [10] 康日峰, 任意, 吴会军, 等. 26年来东北黑土区土壤养分演变特征[J]. 中国农业科学, 2016, 49(11): 2113–2125 doi: 10.3864/j.issn.0578-1752.2016.11.008
    Kang R F, Ren Y, Wu H J, et al. Characteristics of soil nutrient evolution in the black soil area of Northeast China over the past 26 years[J]. Scientia Agricultura Sinica, 2016, 49(11): 2113–2125 doi: 10.3864/j.issn.0578-1752.2016.11.008
    [11] 赵秀娟, 任意, 张淑香. 25年来褐土区土壤养分演变特征[J]. 核农学报, 2017, 31(8): 1647–1655
    Zhao X J, Ren Y, Zhang S X. Characteristics of soil nutrient evolution in the brown soil region during the past 25 years[J]. Acta Agriculturae Nucleatae Sinica, 2017, 31(8): 1647–1655
    [12] Elser J J, Bracken M E S, Cleland E, et al. Global analysis of nitrogen and phosphorus limitation of primary producers in freshwater, marine and terrestrial ecosystems[J]. Ecology Letters, 2007, 10(12): 1135–1142 doi: 10.1111/ele.2007.10.issue-12
    [13] 王宜伦, 李潮海, 何萍, 等. 超高产夏玉米养分限制因子及养分吸收积累规律研究[J]. 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 2010, 16(3): 559–566
    Wang Y L, Li C H, He P, et al. Study on nutrient limiting factors and nutrient uptake and accumulation of super high yield summer maize[J]. Plant Nutrition and Fertilizer Science, 2010, 16(3): 559–566
    [14] 许泉, 芮雯奕, 刘家龙, 等. 我国农田土壤碳氮耦合特征的区域差异[J]. 生态与农村环境学报, 2006, 22(3): 57–60 doi: 10.3969/j.issn.1673-4831.2006.03.015
    Xu Q, Rui W Y, Liu J L, et al. Regional differences of soil carbon and nitrogen coupling characteristics in China[J]. Journal of Ecology and Rural Environment, 2006, 22(3): 57–60 doi: 10.3969/j.issn.1673-4831.2006.03.015
    [15] 冯牧野. 长期不同施肥对中性紫色土肥力变化的影响[D]. 重庆: 西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2015.
    Feng M Y. Effects of long-term fertilization on fertility of neutral purple soil[D]. Chongqing: MS Thesis of Southwest University, 2015.
    [16] 李寿田, 周健民, 王火焰, 等. 不同土壤磷的固定特征及磷释放量和释放率的研究[J]. 土壤学报, 2003, 40(6): 908–914 doi: 10.3321/j.issn:0564-3929.2003.06.016
    Li S T, Zhou J M, Wang H Y, et al. Characteristics of phosphorus fixation and release and release rate of phosphorus in different soils[J]. Acta Pedologica Sinica, 2003, 40(6): 908–914 doi: 10.3321/j.issn:0564-3929.2003.06.016
    [17] 黄昌勇. 土壤学[M]. 北京: 中国农业出版社, 2000.
    Huang C Y. Soil science[M]. Beijing: China Agriculture Press, 2000.
    [18] 王玄德. 紫色土耕地质量变化研究[D]. 重庆: 西南农业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2004.
    Wang X D. Study on the quality change of cultivated land in purple soil[D]. Chongqing: PhD Dissertation of Southwest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2004.
    [19] 朱兆良. 肥料与农业和环境[J]. 大自然探索, 1998, (4): 2–4
    Zhu Z L. Fertilizer and agricultural environment[J]. Discovery of Nature, 1998, (4): 2–4
    [20] 周晓阳, 徐明岗, 周世伟, 等. 长期施肥下我国南方典型农田土壤的酸化特征[J]. 植物营养与肥料报, 2015, 21(6): 1615–1621
    Zhou X Y, Xu M G, Zhou S W, et al. Acidification characteristics of typical farmland soils in southern China under long-term fertilization[J]. Journal of Plant Nutrition and Fertilizer, 2015, 21(6): 1615–1621
    [21] 夏建国, 李廷轩, 邓良基, 等. 主成分分析法在耕地质量评价中的应用[J]. 西南农业学报, 2000, 13(2): 51–55 doi: 10.3969/j.issn.1001-4829.2000.02.010
    Xia J G, Li T X, Deng L J, et al. Application of principal component analysis in evaluation of cultivated land quality[J]. Southwest China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Sciences, 2000, 13(2): 51–55 doi: 10.3969/j.issn.1001-4829.2000.02.010
    [22] 徐明岗、张文菊、黄绍敏, 等. 中国土壤肥力演变(第二版)[M]. 北京: 中国农业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5.
    Xu M G, Zhang W J, Wang S M, et al. The evolution of soil fertility in China[M]. Beijing: Chinese Agricultur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ress, 2015.
    [23] 陈轩敬, 赵亚南, 柴冠群, 等. 长期不同施肥下紫色土综合肥力演变及作物产量响应[J]. 农业工程学报, 2016, 32(s1): 139–144
    Chen X J, Zhao Y N, Chai G Q, et al. Comprehensive fertility evolution and crop yield response of purple soil under long-term fertilization[J]. Transactions of the Chinese Society of Agricultural Engineering, 2016, 32(s1): 139–144
    [24] 李学平, 石孝均. 长期不均衡施肥对紫色土肥力质量的影响[J]. 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 2007, 13(1): 27–32 doi: 10.3321/j.issn:1008-505X.2007.01.005
    Li X P, Shi X J. Effects of long-term unbalanced fertilization on fertility quality of purple soil[J]. Plant Nutrition and Fertilizer Science, 2007, 13(1): 27–32 doi: 10.3321/j.issn:1008-505X.2007.01.005
    [25] 高洪军, 彭畅, 张秀芝, 等. 长期不同施肥对东北黑土区玉米产量稳定性的影响[J]. 中国农业科学, 2015, 48(23): 4790–4799 doi: 10.3864/j.issn.0578-1752.2015.23.020
    Gao H J, Peng C, Zhang X Z, et al. Effects of long-term fertilization on the stability of maize yield in black soil region of Northeast China[J]. Scientia Agricultura Sinica, 2015, 48(23): 4790–4799 doi: 10.3864/j.issn.0578-1752.2015.23.020
  • [1] 王乐张淑香马常宝李春花 . 潮土区29年来土壤肥力和作物产量演变特征. 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 2018, 24(6): 1435-1444. doi: 10.11674/zwyf.18187
    [2] 武红亮王士超槐圣昌闫志浩马常宝薛彦东徐明岗卢昌艾 . 近30年来典型黑土肥力和生产力演变特征. 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 2018, 24(6): 1456-1464. doi: 10.11674/zwyf.18238
    [3] 武红亮王士超闫志浩槐圣昌马常宝薛彦东徐明岗卢昌艾 . 近30年我国典型水稻土肥力演变特征. 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 2018, 24(6): 1416-1424. doi: 10.11674/zwyf.18239
    [4] 李建军辛景树张会民段建军任意孙楠徐明岗 . 长江中下游粮食主产区25年来稻田土壤养分演变特征. 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 2015, 23(1): 92-103. doi: 10.11674/zwyf.2015.0110
    [5] 杨宁邹冬生杨满元陈璟陈志阳林仲桂宋光桃 . 衡阳紫色土丘陵坡地不同植被恢复阶段土壤酶活性特征研究. 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 2013, 21(6): 1516-1524. doi: 10.11674/zwyf.2013.0629
    [6] 李学平石孝均 . 长期不均衡施肥对紫色土肥力质量的影响. 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 2007, 15(1): 27-32. doi: 10.11674/zwyf.2007.0105
    [7] 徐祖祥 . 西湖平原区连续13年定位施肥对麦、稻产量及土壤肥力的影响. 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 2011, 19(1): 16-21. doi: 10.11674/zwyf.2011.0103
    [8] 刘立生徐明岗张璐文石林高菊生董春华 . 长期种植绿肥稻田土壤颗粒有机碳演变特征. 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 2015, 23(6): 1439-1446. doi: 10.11674/zwyf.2015.0608
    [9] 郭腾飞梁国庆周卫刘东海王秀斌孙静文李双来胡诚 . 施肥对稻田温室气体排放及土壤养分的影响. 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 2016, 24(2): 337-345. doi: 10.11674/zwyf.14557
    [10] 石孝均刘洪斌黄英毛知耘赵秉强张夫道 . 紫色土肥力及肥料效益定位试验研究. 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 2002, 10(增刊): 53-61.
    [11] 魏猛张爱君诸葛玉平李洪民唐忠厚陈晓光 . 长期不同施肥对黄潮土区冬小麦产量及土壤养分的影响. 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 2017, 23(2): 304-312. doi: 10.11674/zwyf.16275
    [12] 林葆林继雄李家康 . 长期施肥的作物产量和土壤肥力变化. 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 1994, 2(1): 6-18. doi: 10.11674/zwyf.1994.0102
    [13] 李科江张素芳贾文竹宋平忠刘树庆霍习良王玉朵 . 半干旱区长期施肥对作物产量和土壤肥力的影响. 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 1999, 7(1): 21-25. doi: 10.11674/zwyf.1999.0104
    [14] 张电学韩志卿王介元陈洪斌 . 燕山山麓平原高产粮区长期施肥对作物产量和土壤肥力的影响. 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 2000, 8(3): 267-272. doi: 10.11674/zwyf.2000.0304
    [15] 周春火潘晓华吴建富石庆华 . 不同复种方式对水稻产量和土壤肥力的影响. 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 2013, 21(2): 304-311. doi: 10.11674/zwyf.2013.0205
    [16] 吴建富潘晓华石庆华刘宗发胡金和 . 不同耕作方式对水稻产量和土壤肥力的影响. 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 2008, 16(3): 496-502. doi: 10.11674/zwyf.2008.0314
    [17] 钟海夫张思兰郭涛石孝均 . 长期定位施肥紫色土无机硫形态变化. 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 2015, 23(6): 1652-1656. doi: 10.11674/zwyf.2015.0633
    [18] 王胜佳陈义王家玉赵秉强张夫道 . 施肥组合对水稻作物产量与土壤肥力的长期影响研究. 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 2002, 10(增刊): 121-126.
    [19] 傅涛倪九派魏朝富谢德体 . 不同雨强和坡度条件下紫色土养分流失规律研究. 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 2003, 11(1): 71-74. doi: 10.11674/zwyf.2003.0113
    [20] 王定勇石孝均毛知耘 . 长期水旱轮作条件下紫色土养分供应能力的研究. 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 2004, 12(2): 120-126. doi: 10.11674/zwyf.2004.0202
  • 加载中
图(4)表(1)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96
  • HTML全文浏览量:  51
  • PDF下载量:  16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8-05-16
  • 刊出日期:  2018-11-01

西部地区紫色土近30年来土壤肥力与生产力演变趋势分析

    作者简介:王齐齐 E-mail: wqq4124@163.com
    通讯作者: 张文菊, zhangwenju01@caas.cn
  • 1.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资源与农业区划研究所/耕地培育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北京 100081
  • 2. 农业农村部耕地质量监测保护中心,北京 100081

摘要:  目的 紫色土在我国分布范围广泛,面积约1889 × 104 hm2,近年来紫色土面临着土壤肥力和质量下降等问题。本研究以我国西部地区的8个紫色土长期定位试验监测点为对象,对近30年来紫色土的养分和生产力数据进行分析,以期探明农民长期常规施肥管理模式下紫色土肥力的演变特征,为土壤养分的管理和可持续利用提供科学性的指导。 方法 利用时间趋势分析和中值分析的方法,分别总结了紫色土土壤有机质 (SOM)、全氮 (TN)、有效磷 (AP)、速效钾 (AK)、pH、碳氮比以及小麦、玉米、甘薯产量在不同监测阶段的演变特征和总体变化趋势,分析了紫色土常规施肥管理模式下土壤养分和作物产量的变化趋势;运用主成分分析和冗余分析方法,分别对上述6个肥力因子和三种作物产量进行分析,探究了紫色土土壤肥力的主要贡献因子和紫色土作物产量的主要影响因子。 结果 与初始监测阶段相比,29年常规施肥下紫色土有机质和全氮含量无显著变化,但有效磷和速效钾含量均以不同程度增加。土壤有效磷含量在 2011—2016 监测阶段的平均值为15.34 mg/kg,比初始监测阶段 (6.10 mg/kg) 显著提高了151.4%;土壤速效钾含量在 2011—2016 年的平均值比初始监测阶段 (1988—1992年) 增加了17.23 mg/kg (提高了23.1%)。29年常规施肥管理模式下紫色土pH呈现显著的下降趋势,比初始监测阶段降低了0.24个单位。主成分分析结果表明,紫色土土壤肥力的两个决定因子是土壤有效磷和速效钾,主要障碍因素是较低的土壤全氮和有机质含量。冗余分析结果表明,影响紫色土整体作物产量的主要环境因子分别为土壤pH、有效磷和有机质含量。对小麦产量影响最大的肥力因子为土壤pH,对玉米产量影响最大的肥力因子为土壤有效磷,对甘薯产量影响最大的肥力因子为土壤速效钾。 结论 近29年来,在常规施肥管理模式下土壤有效磷和有效钾含量显著上升,一方面提高了玉米、甘薯生产力,但却导致了养分的不平衡,紫色土全氮含量和pH出现了下降,导致小麦产量出现下降风险。紫色土肥力的障碍因子是较低的土壤全氮和有机质含量。所以农民常规施肥不利于紫色土的培肥,应该注重平衡施肥,增施有机肥,在提高土壤磷和钾有效性的同时,保持土壤全氮和有机质的平衡。

English Abstract

  • 紫色土是一种在亚热带和热带气候条件下,由紫色砂页岩风化发育形成的非地带性土壤。我国紫色土分布范围很广,面积约1889 × 104 hm2,其中耕地占513 × 104 hm2[1]。我国紫色土主要集中分布在四川盆地丘陵区和海拔以下的低山区,其中以四川省面积最大,有311 × 104 hm2,占全省总土地面积的四分之一,其他如云南、贵州、浙江、福建、江西、湖南、广东、广西等省区也有零星分布[2]。紫色土根据其碳酸钙的含量划分为酸性紫色土、中性紫色土和石灰性紫色土[3]。但是,紫色土粘土矿物以蒙脱石和水云母为主,有机质含量较低[4],但潜在肥力较高,特别是钾的含量丰富,是种植经济作物的一种重要土壤类型。紫色土母岩物理风化强烈,土壤固结性差,极易遭冲刷,如果利用不当,易导致水土流失,从而使土壤肥力降低、土层变薄。因此,研究紫色土肥力演变对于紫色土培肥及可持续利用具有重要的意义。

    土壤肥力是指土壤为植物生长提供养分、水分及优良环境条件的能力,是土壤各种基本性质的综合表现。而土壤有机质作为土壤肥力的核心,在很大程度上与农业生态系统中的有机碳输入有关。一般认为,有机碳投入的增加会导致土壤有机质含量的升高[5],进而会增加作物产量和微生物量[6]。但是近年来由于养分管理不当,特别是土壤有机质的管理,往往限制了紫色土农业系统的发展和生产力的提高。研究表明,外源有机物料是维持作物产量和提高土壤肥力的良好的化肥替代物[7-8]。其中,施用有机堆肥或畜禽粪便不仅能增加土壤有机碳含量,还能提高土壤微生物活性,改善土壤理化条件,进而提升作物产量[8]。而农民经常会选择施用农家肥来培肥土壤提高作物产量,因此,研究农民常规施肥管理模式下土壤肥力的变化,对于农田生产力的提升具有现实意义。但是由于土壤本身的复杂性和多变性,只有通过长期持续的定位观测,才能了解土壤性质的动态变化本质。本研究综合分析了全国8个紫色土监测点的数据,揭示近30年来农民长期常规施肥管理模式下,紫色土的肥力随施肥和种植年限的演变特征与趋势。在此基础上,阐明紫色土肥力的主要贡献因子以及影响作物产量的主要限制因子,以期为紫色土的可持续利用提供科学的理论指导。

    • 本研究中分析的8个国家级紫色土长期监测点分布在重庆 (3个监测点位)、四川 (4个监测点位) 和陕西 (1个监测点位),包含了沙溪庙组泥岩、遂宁组、紫色砂页岩、白垩纪下统砂泥岩等多种母质类型。各监测点处理均设不施肥和常规施肥 (化肥配施有机肥) 2个处理,种植制度以小麦−玉米−薯类轮作模式为主,复种指数较高。监测点基本概况见表1

      序号
      Order
      监测地点
      Monitoring location
      土壤类型
      Soil type
      种植制度
      Cropping system
      监测年限 (a)
      Monitoring time
      海拔 (m)
      Altitude
      地力水平
      Fertility level
      1 重庆市
      Chongqing
      石灰性紫色土
      Calcareous purple soil
      小麦−玉米−薯
      Wheat−Maize−Sweet potato
      8 400
      Low
      2 重庆市
      Chongqing
      石灰性紫色土
      Calcareous purple soil
      小麦−玉米−薯
      Wheat−Maize−Sweet potato
      19 350
      Middle
      3 重庆市
      Chongqing
      中性紫色土
      Neutral purple soil
      小麦−玉米−薯
      Wheat−Maize−Sweet potato
      19 260
      Low
      4 四川省南充市
      Nanchong, Sichuan
      石灰性紫色土
      Calcareous purple soil
      小麦−玉米−薯
      Wheat−Maize−Sweet potato
      23 421
      Low
      5 四川省南充市
      Nanchong, Sichuan
      石灰性紫色土
      Calcareous purple soil
      小麦−薯
      Wheat−Sweet potato
      20 392
      Low
      6 四川省德阳市
      Deyang, Sichuan
      石灰性紫色土
      Calcareous purple soil
      小麦−玉米−薯
      Wheat−Maize−Sweet potato
      29 352
      Low
      7 四川省德阳市
      Deyang, Sichuan
      石灰性紫色土
      Calcareous purple soil
      小麦−玉米−薯
      Wheat−Maize−Sweet potato
      29 383
      Middle
      8 陕西省商洛市
      Shangluo, Shaanxi
      石灰性紫色土
      Calcareous purple soil
      小麦−玉米
      Wheat−Maize
      3 680
      Middle

      表 1  监测点基本概况

      Table 1.  General information of monitoring sites

    • 每个监测点设置对照 (不施肥) 和常规施肥 (农民习惯施肥) 两个处理,依照当地农民习惯进行水肥管理等农事活动,并定位记载施肥量、肥料种类、作物产量以及管理措施等信息。其中,紫色土区农民常规施肥的特点为:化肥施用总量多于有机肥,化肥氮所占比例较大,其次是磷肥,但并不注重施用钾肥。每季作物收获后,采集耕层 (0—20 cm) 土壤样品,使用常规方法测定土壤有机质、全氮、碳氮比、有效磷、速效钾、pH等土壤肥力指标数据以及作物产量数据[9]

    • 试验数据采用Excel2016整理,运用SPSS22.0进行统计分析,用Duncan法检验平均值差异显著性 (P = 0.05),R语言进行主成分分析,Sigmaplot 12.5作图。

    • 全国8个紫色土监测点的整体分析表明,经过29年的常规施肥,紫色土的有机质缓慢升高,但提升趋势并不显著。2011—2016年的平均有机质含量 (12.47 g/kg) 比1988—1992年的有机质平均含量 (11.79 g/kg) 提高了5.8%,但各个监测阶段的平均含量之间无显著差异。紫色土土壤全氮含量虽有缓慢下降的趋势,但降低趋势并不显著。

      图1显示,紫色土有效磷和速效钾含量呈上升趋势。从1993—1998到1999—2004年土壤有效磷平均含量显著升高,提高幅度为209.4%;1999之后的三个监测阶段,有效磷含量也有略微升高,但不显著;最后一个监测阶段 (2011—2016) 的土壤有效磷含量平均值为15.34 mg/kg,比初始监测阶段的平均值 (6.10 mg/kg) 显著提高了151.4%。土壤速效钾含量呈现显著相关的升高趋势,2011—2016年的速效钾的平均含量 (91.93 mg/kg) 比初始监测阶段 (1988—1992年) 平均含量 (74.70 mg/kg) 高出17.23 mg/kg,提高了23.1%,但增加未达显著水平。

      紫色土区 (5个监测阶段) pH呈现显著下降趋势 (图1),以2005—2010年土壤pH平均值最低 (7.41),但5个监测阶段的pH均值 (7.71、7.61、7.50、7.41、7.47) 差异并不显著。

      图  1  紫色土常规施肥下土壤养分含量变化趋势

      Figure 1.  Trends of soil nutrients content under conventional fertilization in purple soil

      整体来看,紫色土土壤碳氮比虽呈缓慢增加趋势,2011—2016年平均值为7.82,比监测初期增长了9.0%,变化范围是6.79~7.89,各监测阶段间差异不显著。

    • 图2显示,经过29年常规施肥,紫色土小麦产量明显下降,前三个监测阶段小麦产量下降明显,产量平均值之间存在显著差异。后三个监测阶段产量无明显变化。2011—2016年小麦平均产量2517.83 kg/hm2,比监测初期 (1988—1992年) 的4140.75 kg/hm2显著降低了39.2%。

      图  2  紫色土常规施肥下作物产量变化趋势

      Figure 2.  Trends of yield of crop under conventional fertilization in purple soil

      甘薯产量各个监测阶段间存在一定的波动,但产量平均值无显著差异。与监测初期 (1988—1992年) 相比,2011—2016年甘薯平均产量降低了9.6%。

      不同于小麦和甘薯产量,玉米产量呈显著上升趋势。前三个监测阶段玉米平均产量依次为3699、3345.68、4061.98 kg/hm2,差异不显著,但这三个阶段均显著低于2005—1010年 (5251.62 kg/hm2)。后两个监测阶段的玉米平均产量差异不显著。与监测初期 (1988—1992) 相比,2011—2016年玉米平均产量提高了28.8%。

      土壤的地力贡献系数是指不施肥的作物产量与施肥作物产量之比,是反映农田土壤自身生产力和养分供给能力的重要指标。土壤地力贡献系数越大,表明土壤越肥沃,施肥对作物产量提升的效果越弱;而土壤地力贡献系数小,则表明土壤肥沃性差,作物对肥料依赖性强。从图3可以看出,紫色土对小麦、玉米和薯类作物的地力贡献系数与施肥年限呈现显著性正相关关系,其年增加量分别为0.004、0.002和0.008,表明随着施肥和作物种植年限增加,紫色土的地力贡献率呈现增加趋势 (即土壤肥力提升),且长期施肥下紫色土对薯类作物地力贡献系数的年增加量分别是小麦和玉米的2和4倍。

      图  3  紫色土常规施肥下作物产量地力贡献系数变化趋势

      Figure 3.  Trends of contribution coefficient of soil fertility to crop yield under conventional fertilization in purple soil

    • 图4a可以看出,PC1轴和PC2轴对总方差的贡献率分别为83.82%和14.55%,两者对总方差的贡献率达到了98.37%,因此,利用主成分分析研究紫色土肥力属性的变异情况是可靠的。由分析结果可以看出,紫色土土壤肥力的两个决定因子是土壤有效磷和速效钾,主要障碍因素是较低的土壤全氮和有机质含量。

      RDA1轴和RDA2轴对总方差的贡献率分别为58.95%和37.11%,两者对总方差的贡献率达到了96.06%。由图4b中结果综合来看,影响紫色土整体作物产量的主要环境因子分别为土壤pH值、有效磷、有机质。其中,对小麦产量影响最大的肥力因子为土壤pH;对玉米产量影响最大的肥力因子为土壤有效磷;对甘薯产量影响最大的肥力因子为土壤速效钾。

      图  4  紫色土肥力主成分分析(a)和生产力冗余分析(b)

      Figure 4.  Principal component analysis of fertility (a) and redundancy analysis of crop yield (b) in purple soil

    • 土壤有机质是土壤肥力的核心,土壤有机质的变化主要取决于有机物质的年矿化量和年输入量。综合29年来养分含量变化趋势来看,在农民习惯施肥管理 (有机肥和化肥) 下,紫色土的有机质含量相对稳定,虽然有缓慢的增加趋势,但是变化并不显著,说明长期的常规施肥能基本维持但并不能明显提升紫色土的肥力,但康日峰等[10]在黑土和赵秀娟等[11]在褐土的研究结果表明,常规施肥能显著增加黑土和褐土的有机质和全氮含量。这可能是由以下原因造成的:一是紫色土大多分布在我国南方地区,年均降雨量大,气温高,土壤微生物活性较强,从而加快了有机质的分解和矿化,不利于有机质的积累;另一方面,在一年三熟的轮作方式下,生产力强,地力消耗比较大;另外紫色土分布区多为坡耕地,紫色土土壤固结性差,在降雨量较大的地区,雨水的冲刷极易造成土壤流失,也不利于有机质的积累。与初始监测阶段 (1988—1992) 相比,紫色土的土壤全氮含量下降了0.03 g/kg,整体下降的趋势并不显著,说明长期常规施肥能基本维持土壤全氮的含量。但是土壤全氮含量存在下降的风险,而这可能是与监测点位的轮作种植制度有关。由表1可以看出,监测点位大多是小麦–玉米–甘薯一年三熟的轮作制度,这三大作物均属高耗氮作物,氮是植物生长的限制性养分[12],土壤氮是限制作物产量的关键因子[13],作物生长会带走土壤中大量的氮素。土壤的碳氮比 (C/N) 反映了碳和氮之间的平衡关系[14],也是衡量二者平衡状况的重要指标,其演变趋势对土壤肥力以及碳、氮循环有着重要的影响。本研究中由于紫色土有机质含量的缓慢升高和全氮含量的缓慢降低,造成了紫色土碳氮比有缓慢升高的趋势,说明紫色土的氮素处于缓慢亏损的状态。因此,应该重视有机物料的投入,以保持土壤碳氮平衡,如大力推广紫色土秸秆还田和有机无机均衡配施等。有研究表明[15]长期秸秆还田与化肥配施,具有明显的培肥增产效应,秸秆还田提高了土壤有机质和全氮含量。

      就土壤速效养分而言,土壤有效磷的整体变化表现为稳定、升高、再稳定的趋势。前两个监测阶段土壤有效磷含量较低,有效磷的变化范围是1~14 mg/kg,而从第二个监测阶段 (1993—1998) 到第三个监测阶段 (1999—2004) 土壤有效磷含量出现了显著的升高,之后趋于平稳。其中在最后的监测阶段,土壤速效磷含量达到了15.34 mg/kg,比初始监测阶段的平均值 (6.10 mg/kg) 显著提高了151.42 %。产生这种变化的原因可能是监测初始阶段,土壤有效磷大多是土壤本身提供的,而且磷素移动性差,容易被土壤固定,有研究表明当年施的磷肥到第二年固定率为70 %以上[16],所以导致初始阶段有效磷含量较低。而由于磷不参与大气循环,随着长期有机肥的施入,磷素不断地富集在土壤中,同时有机酸、有机阴离子等占据部分磷的吸附点位,降低粘土矿物对磷的吸附固定作用;此外,有机质的矿化过程还会释放部分无机磷[17],从而导致土壤有效磷含量显著升高。王玄德等[18]的研究结果表明,经过10年的长期定位试验,紫色土耕层土壤中全磷和有效磷增加。大量研究表明,长期施肥不仅会改变土壤养分含量还会影响土壤养分形态,从而增加了土壤养分的有效性。施肥可以改变养分的有效性,而有机肥富含碳氮磷等各种营养成分[19]。与初始监测阶段相比,29年的常规施肥提高了紫色土的速效钾含量,但相对于有效磷,速效钾的提升并不显著;同时本研究结果表明长期施肥下紫色土三种作物的地力贡献系数均呈现显著相关的增加趋势,而紫色土对薯类作物地力贡献系数的年增加量是小麦和玉米的2和4倍。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可能是以下两个方面:一是经过29年的常规施肥处理,紫色土的肥力得到提升;二是除土壤肥力外,作物品种是影响作物产量的一个关键性因素,近年来,高产作物品种得到大量的推广与使用,近年来农民对高产作物品种的使用也会潜在地提高地力贡献率。在三种作物中,紫色土对于薯类作物的地力贡献更大,这可能是由于紫色土本身含有丰富的钾素矿物,农民并不注重钾肥的施用,而与此同时,甘薯等大量耗钾类作物的生长带走了大量的钾素,所以导致速效钾的增加并不显著。

      综合来看,紫色土经过29年长期常规不同施肥pH下降了0.24个单位,这与冯牧野[15]的研究结果相似,其研究结果表明,无论化肥配施还是有机肥配施,中性紫色土都出现了酸化,其原因可能是长期的化学氮肥的投入以及紫色土本身淋溶性较强,从而导致pH的下降。周晓阳等[20]研究发现我国南方地区长期施肥下,化学氮肥用量增加会显著降低土壤pH,造成土壤酸化。同时,本研究的RDA分析结果也表明,pH也是影响紫色土小麦产量的一个关键的肥力因子。紫色土pH呈显著相关的下降趋势,可能是导致小麦产量的下降的主要原因。因此,要合理控制紫色土化学氮肥的用量,防止土壤酸化,在小麦季减少化学氮肥的施用比例,多施用有机肥。

      主成分分析法是目前评价土壤肥力的主要方法[21]。由主成分分析结果可以看出,紫色土肥力的主要贡献因子是土壤速效养分 (有效磷和速效钾),而制约紫色土肥力的因子主要是有机质和全氮的含量,说明在常规施肥条件下,速效养分是紫色土肥力的核心,有效磷和速效钾在紫色土中的含量相对充足,而紫色土的有机质含量和全氮含量较低,限制了紫色土的肥力的维持和发展,同时,紫色土作物产量的RDA分析结果也表明速效养分对紫色土作物产量的贡献,结果显示有效磷是影响玉米产量的主控因子,所以,随着土壤有效磷含量的提升,玉米产量也不断增加。因此,如何提高紫色土有机质的含量是提高紫色土肥力的关键。目前,有大量的研究表明,施用有机肥可以提高土壤有机质含量,有机无机配施效果更加显著[22]。同时也有研究表明,长期平衡施肥可以提高紫色土作物产量和土壤肥力,其中氮磷钾化肥配合秸秆还田是维持紫色土土壤肥力,实现作物高产的最佳培肥方式[23]。而长期不均衡施肥降低了紫色土肥料利用率和肥料的增产效果[24],高洪军等[25]的研究表明,长期不施肥或偏施化肥玉米产量的稳定性减弱,而有机肥与化肥配施具有明显的增产和稳产效果。因此,紫色土培肥应该注意合理平衡增施有机肥,并注重通过秸秆还田来维持紫色土肥力。

    • 在29年农民常规施肥管理模式下,随着种植年限的增加紫色土有机质和全氮含量无显著变化,有效磷和速效钾含量均有不同程度的提高,且土壤氮和土壤pH存在下降的风险。紫色土肥力的主要贡献因子是有效磷和速效钾,障碍因子是较低的土壤全氮和有机质含量。所以紫色土的培肥应该注重合理平衡增施有机肥,并通过秸秆还田来维持紫色土肥力。

参考文献 (25)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